初春午後,陽光灑進窗外庭園;遍地皆是金黃色的能量,瀰漫在空氣中,呼喊著要我搭件外套,批上圍巾,外出同遊

 
歷經過強風暴雪的嚴厲冬季,庭院植物早已乾枯;這幾天回暖, 原本灰濛濛的天際開始滲透出天藍色,左右鄰居開始插花苗,迫不及待地迎接春季的到來。
IMAG0829.jpg

阿姆斯特丹不盛行回收,但我仍改不了分類垃圾跟做有機廚餘 的習慣,在廚房做飯時還是常常把果皮裝起來,等稍微腐爛發臭並乾枯之後,趁半夜打開外頭冷颼颼的窗戶,把廚餘一股腦地灑在窗外枯萎的植物跟鬆散的土壤上。直到今天我頓時發現,每次被我偷倒廚餘的那一叢植物居然長的高又壯!跟同一排已成枯槁狀的同伴相比,吸收廚餘的植物竟然還有碩大的花苞等待開放。

我著實為它驕傲,植物的生命力真是不可思議!對我而言,人類與植物一樣都是生物,都有物權,我們人類為求發展而殘害大自然的行為都是對其他物種的侵犯。

捨不得滿地陽光,我決定隨著運河,散步30分鐘到阿姆斯特丹市中心南方的梵谷美術館。我台北房間裡就掛著梵谷先生的向日葵畫作,小時候也看過厚厚的傳記跟畫冊集。以為自 己早已熟悉這位荷蘭畫家,沒想到這趟美術館之旅不僅勾起 我對梵谷的回憶,同時也來無比震撼:誰說要受正統教育? 誰說27歲之後才開始拿畫筆立志當畫家是笑話?誰說一幅畫都 沒賣出去就是失敗者?

這些"誰說",都是大家說;誰是"大家"?這其中是否包含我們每個人獨立的思考與見解?還是我們都只是在追隨順從所謂的"大家"? 

要說梵谷是偉大的畫家或是現代畫派的開宗祖師也很矯情,因為這是他死後畫作開始成名,"大家"才開始讚美他,給他這些美麗的稱號。我只能說,我喜歡梵谷的不傳統(unconventional), 他的毅力,他對繪畫的熱情,他的實驗精神;更重要的,他這個瘋狂畫家觀看這個世界的方式很不 一樣:我常常會被他畫作的角度,顏色的選擇,以 及線條的流動所驚嚇到!我喜歡這種有趣的驚嚇,它能帶給我思考 =)

在思考之中趁著陽光仍在空氣中流動時走了遠路回家,到了鬧區的American Bakery買了塊紅蘿蔔蛋糕, 回家泡了杯honeybush茶來喝。我喜歡這種優閒的午後!
//    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fen5chen 的頭像
yufen5chen

一塊地 Piece of Land

yufen5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